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情感天地

凤逆天下漫画,小橘子本子无翼鸟, 末日之刻 卷三 迷航末日之刻 迷航 第三章 捷径-3

2019-02-27 22:25编辑:麦季娱乐人气:



然而,在商人眼中,尤以人口贩子而言却是另一种商机,半兽人在样貌上不似兽人能完全拟化,就人的模样来看仍带有动物的特性,因这点,在黑市上,半兽人受某些有特殊喜好人士的欢迎。

接下来的路程意外地顺畅,一日后,他们已经通过齐河走廊来到一个名为归城的地方,是所有入境泰坦的必经之地,连带的,商业也特别发达,归城以石材建筑见长,无论城门乃至于房屋全是以石建成,一眼望去,一片白茫灰朴,街道宽敞,连道路都是铺石砖。

墨娄一行人难掩兴奋之情,这是进入泰坦以来第一次看到兽人的城市,齐河走廊上根本没有称得上城镇的地方,有也只是小聚落提供旅人一个临时休憩的地方,沁心兰更将相机拿出準备留下影相之际还没按下快门,就让桑摩克夺去。

沁心兰柳眉倒竖,颇不高兴道:「你这是什么意思?」

桑摩克不将对方的不悦看在眼里,「这地方不准拍照,也不能画下来。」不意外得到沁心兰狠瞪一眼,又淡淡说:「如果妳还想活命就照做。」话一完,相机揣在手里没有归还之意就离开。

一旁的学生各个瞪大眼,对方欺人太甚,凭什么没收他们的东西。

篁肆从另一边走过来,沁心兰忿忿不平向篁肆抱怨,听完话,篁肆只说:「他说的没错,是我忘了提醒你们。」

凯不可置信:「这、这算什么,那网上的有关泰坦的图片难道是假的吗?」

「是真的。」篁肆顿了一下,又说:「只要你有能力,保证不会被兽人逮到,那就能。」

「好了,就到此为止。」墨娄跳出来停止话题继续,虽然他刚听到时亦是难以相信,但,这就是泰坦,而他们正在对方的地盘上。

随着商队来到驿馆,他们将在这里进行补给,顺利的话只需十二天路程就能到达飞翼,商队的目的地也是穆瓦的产地。

穆瓦是泰坦语,意为延展,穆瓦是泰坦特有的金属物,具有高度的延展性、韧性与可塑性,一般来说质量较好的机甲是以穆瓦掺和其他金属物製作,不仅可以提高机甲的抗击度也广泛应用在武器上,只是,穆瓦的产地在泰坦,就算有商人输出也受到法令限制有一定的额度,雅各的商团便是能与兽人交易穆瓦的商团之一,然而,过程的风险却是奇高,不仅是进入泰坦的这段路程,甚至于将穆瓦安全运送回去也是门学问,毕竟,世上存在着名为投机者这种人。

至于荷尔就在飞翼附近不远,大约两天半的路程,整体来说,比起一开始篁肆预算的时间缩短许多。

「……所以,你们就这样回来了。」

一群半兽人微低垂着头,不敢直视前方,其中一人硬着头皮,艰涩道:「老大,真的很抱歉,他们那行有一个很厉害的人。」

陆睨了对方一眼,速是这次出击的头领,却带着这样的结果回来,实在太令他失望。

一旁骑士装扮的男人开口道:「到飞翼的路上还有机会,那是要交易穆瓦的商团,绝对有那资金。」见了陆还有疑虑,又说:「不然由我的人去做这件事。」

「不。」毫不迟疑,陆反对男人的意见。

男人眼里闪过一丝不满,很快的掩饰住,知道陆不会退让,静静地待在一旁。

单单三天的时间,墨娄深刻体会到何谓兽人的排他性与篁肆先前为何要省钱的举动。

在归城的感觉还没有如此深刻,毕竟归城虽是兽人的都市,实际上在当地居住的兽人反而不比其他种族多,然而,这也是一个分水岭,一旦离开归城,越往内陆走,兽人的比数明显增加,甚至于他们落脚的城镇找不出除了他们以外非兽人的种族。

此外,这里的消费高得令人乍舌,饭馆内,有两种语言菜单,一是泰坦语,另一是通用语,两份一样的菜单价钱标位却是天差地远,将近三倍的价差,墨娄差点连个炒饭都点不下手,来泰坦一趟跟烧钱没两样。

墨娄私底下向篁肆询问:「为何泰坦是这样?书籍网路上都没写在这里吃个饭跟抢劫一样。」话中还有着忿忿不平,他们在齐河走廊没被抢,反倒是在这里被抢,而且不能有任何怨言,这叫人怎么嚥得下这口气。

「教授,通常来泰坦的基本上不是冒险者就是商人,实际上连冒险者都不太喜欢来,过来的其中又多数是商人聘雇的,商人为做生意,他们怎会将这种事透露出去,万一惹得兽人不快岂不挡自己财路。」

「那、那也不能这样啊,都没人有意见吗?」墨娄实在不能理解这么不合理的事居然将其视之为常。

「意见都放在心里,能进入泰坦的商人巴不得排外政策继续施行。」话未完,桑摩克走过来请篁肆商讨一些事情。

墨娄也不好再问下去,反正还有机会,挥挥手表示自己先走了,待墨娄离开,桑摩克才说:「这个、其实……您也知道……」吞吞吐吐,桑摩克想着该怎么开这个口。

篁肆皱一下眉,多少猜到对方要说什么,但他并未先提出来,想看看对方等下的话是否真如他所想。

「您知道我们这趟是要去飞翼。」篁肆点一下头,桑摩克续说:「我代表商团希望能请您卫道。」

果然!卫道是一种术语,在一般的契约工作中,卫道指的是护送及清除障碍,至于实际的工作内容与责任範围,那就是另外由雇主与冒险者详谈。

「至于内容就是保护商团直回到青空大陆。」桑摩克略是紧张,毕竟这位大人之前就已明说到飞翼就各走各的路,可是,以他刚才收到的消息来看,这次的行程远比以往来得困难。

篁肆沉默一下,说:「发生什么事了吗?」

桑摩克吓一跳,他自认没有将表情写在脸上,刚才的话也未透露出什么讯息,为何会让人看出来,故作镇定,桑摩克小心敛起所有情绪,心里猜测着篁肆的想法。

桑摩克不知道,不仅是他们有办法在泰坦布下情报网,篁肆也自有其一套的方法,至于提供者就同他为何会知道狄各的地下赌场是来自一源,贩卖情报者,又称为蛛网或是耗子。

贩卖情报也有分规模,而世上最大的情报网是黑寡妇野豔的特洛斯,篁肆当初可是缴一笔不小的会员费,虽然他大可用自家的情报网,比起特洛斯有过之而无不及,只是评估下来风险过大,在顺利毕业前,篁肆尽可能不要用到东凌家的任何资源。

想来对方也是收到消息,所以才会有此一问。

桑摩克心里挣扎,他万想不到事情有所变数,仔细思想,决定暂时先不说,免得筹码尽失,必要时可从墨娄那行人下手,「不、没什么事,是我个人觉得有魔武剑士随行商团比较安全,不瞒您说,每次出来总是会有人再也回不去,毕竟是同伴,也有感情,总是不希望发生这种事。」

「风险高代表报酬也高,赔本的生意没人做,人不能要求事事尽如己意,天底下没有简单的事,付出与收穫是同等的。」

桑摩克心颤了一下,为何他觉得话中意有所指,顿时有些心虚,一方面连声附和篁肆的话,另一方面赶紧从这情况中脱身,他怕再说下去话都有可能全被套出来。

(来源:)

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
我本无乡,心安是归处 日本爱知县安城市 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

我本无乡,心安是归处 日本爱知县安城市 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



返回首页